Utilizziamo i cookie per capire come usi il nostro sito e per migliorare la tua esperienza. Questo include la personalizzazione dei contenuti e della pubblicità. Continuando a utilizzare il nostro sito, accetti il nostro utilizzo di cookies, l'informativa sulla riservatezza e i termini d'uso Cookies,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Video Player is loading.
Current Time 0:00
Duration 0:00
Loaded: 0%
Stream Type LIVE
Remaining Time 0:00
 
1x
346 views • July 9, 2021

香港理大最後撤離者獲庇護 曝在港經歷|#新唐人新聞

新唐人新聞
新唐人新聞
在香港理工大學最後一批撤離者中,香港青年阿翔,近日逃離香港,來到自由的美國。他在美國獲得庇護後,與記者分享了他在香港的經歷,帶您來了解。 香港青年阿翔,是香港理大最後一批離開的抗議者。他在多次參加反送中遊行時,還曾經遭受港警投放的催淚彈攻擊,和警棍毆打。 在理大抗爭時,他一直堅持到最後一刻才離開。 流亡美國的香港人 阿翔:「冒險從下水道離開,實在是冒得太大的風險,加上還有很多人比較想走先,所以就把機會給他們,其實如果我要走,一早就可以走了。」 他談到,當時有很多抗爭者,在離開的過程中就被警察逮捕了,令他也很害怕。朋友甚至建議他先做一個不自殺聲明,為此,他也準備了一些影片。 流亡美國的香港人 阿翔:「有很多義務急救員進來,懷疑是黑社會,開始要我們上白車(救護車)登記離開,開始覺得危險,一開始還有膽量睡在公共場所,體育館啊。後來就找房間睡,因為可能在睡覺的時候被拍照、勸你離開,就找有鎖的房間睡覺。」 到後來,因為全天24小時都有教職員、社工和醫務員進去勸他們離開,所以他經常要等到他們凌晨5點離開後,才能入睡。直到2019年11月底,港警解封後,他才離開。 流亡美國的香港人 阿翔:「因為真的太累太累,第一日全日都沒睡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可能會被消失、被拘捕,所以當時聯絡朋友幫忙。」 2021年底,阿翔輾轉來到美國。當時,他因為無法獲得香港近況,失去與手足的聯絡,擔心他們的安危,曾整夜無法入睡。 他感激新黃雀行動的幫助,並表示,香港已經不再孤單,因為全世界都在對抗共產黨的暴政。 新唐人記者 楊陽 徐綉惠 洛杉磯採訪報導。
Show All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