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Video Player is loading.
Current Time 0:00
Duration -:-
Loaded: 0%
Stream Type LIVE
Remaining Time 0:00
 
1x
158 views • August 23, 2021

【社會主義真面目】大陸訪民馬永田揭中共:拿納稅人的錢折磨納稅人(一)|#新唐人新聞

新唐人新聞
新唐人新聞
華裔美國人馬永田,二十多年前,在中國辛勤打造的企業,遭到中共當局強制拆遷,她從公司老闆,一夕間淪落為上訪民眾,在北京更是多次遭到截訪和關押。而她的上訪之路,甚至延續到海外,曾在美國攔截中共高層,包括習近平來美訪問的車隊,引發國際關注。下面來聽她的故事。 定居美國的大陸訪民 馬永田:「我是搞工藝美術陶瓷的,就是重點生產骨灰盒,這個東西呢,怎麼說呢,算是一個暴利吧。」 上世紀80年代,20多歲的馬永田趕上了改革開放的頭班車,開辦了自己的私營企業。 可是好景不長,正當生意開始賺錢盈利的時候,一紙強拆令,她的廠房被強拆,母親和年幼的孩子被趕出門外,因驚嚇和傷心住進了醫院。 「我應該說是奮鬥了十幾年嘛,兩個小時,讓長春市政府法院搶沒了,我的家人本來都是健康的,全都有病了不健康了,就兩個小時,弄得你就是,家真的從天堂直接就給你送到了地獄。」 馬永田不服,把佔地強拆的開發商告到法院。她以為法院是講理的地方,如果拆遷後能按規定賠償,她還能繼續做生意,維持生活。 一審她輸了,二審她贏了,可這只是理論上贏了,就是說,官司贏了,賠償不能兌現,贏了也沒有用。 「而法院接我案子這些人又是執行強拆我的這夥人,就是我跟他們打起來了,他們搶了我的財產,然後我又要到他那裡去告狀,後我又要去講我的道理。」 馬永田發現,自己陷入了當地政府和公檢法部門的利益怪圈,官司在當地沒辦法打下去了。可她實在是不甘心,自己的財產就這麼給強拆強佔了。 2005年,馬永田開始到北京國家信訪局告狀。結果卻讓她大失所望。 「我到這北京就是因為說啊,你們這些壞人把吉林省的天遮住了,好,北京是一個晴朗的天,我到北京去找青天,我到北京去告(狀)。結果我到北京第一天到國家信訪局,就被我們長春市駐京辦截訪的就給逮住了。說句良心話,在國家信訪局就一頓打。沒有理由, 沒有理由。那時候咱也不懂,嚇得你也不敢說話。你一個女的,真的很害怕,是一種恐懼。」 失望和恐懼,讓馬永田非常失落,心中的憤懣無處派遣,她不自覺地開始自言自語、甚至罵人了。 「我長期自言自語,我過去我真的我從來不罵人,那時候我就做菜做飯,自己就自言自語就罵人了。有一次我在廚房做飯,我就罵了一句人,我兒子正好五六歲了,在那塊嘣噠玩兒,媽媽我沒有淘氣呀 你為什麼要罵我?我沒有犯錯誤啊!我說媽媽自言自語。」 她一次次上訪,一次次被毆打、拘留、勞教、判刑、關黑監獄,原本一個案子,逐漸變成了很多案子。究竟關過多少次黑監獄,她自己都數不過來。 「說關就關了,說關就關了。真的,沒有能讓我能記得住,說是你一次兩次、十次八次、三十次五十次,我大概能有每一次什麼印象,時間長了習以為常,這就是我的一種生活了。」 「在中國,一旦走上上訪這條路的時候,真的你找不到青天,你只能是越告越冤,越告越冤。」 「就是到了北京 抱著很大希望,最後一看北京根本就不是那麼事,不像你老百姓,不像他電視上宣傳的那麼回事兒。」 馬永田經歷了層層上訪,體會到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境遇。2013年,馬永田去了美國,她要繼續喊冤。 「共產黨你在老百姓面前,我喊不出冤,我在國內,那在國際上你得要點兒臉吧。」 馬永田在美國的上訪之路是否順利?下一集繼續關注。
Show All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