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ilizamos cookies para entender cómo utilizas nuestro sitio y para mejorar tu experiencia. Esto incluye la personalización del contenido y la publicidad. Al continuar utilizando nuestro sitio, aceptas nuestro uso de cookies, la Política de Privacidad y los Términos de Uso Cookies,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Video Player is loading.
Current Time 0:00
Duration -:-
Loaded: 0%
Stream Type LIVE
Remaining Time 0:00
 
1x
5 views • July 5, 2021

13期:除去心靈的雜草 慧聲廣播時空

正見網zhen gjian
正見首頁/ 見證/ 見證專欄/ 真相資料 慧聲廣播時空(音頻)13期:除去心靈的雜草 編輯:晨曦主播:慧聲 【正見網2021年04月28日】 用智慧的聲音,傳播“真善忍”的種子。 用純真的的慧眼,認知萬像大千。 歡迎走進《慧聲廣播時空》。 少年朋友,你好,我是慧聲。節目的開始讓我們來聽一個小故事。 有一位哲學家帶著他的一群學生來到一片草地上坐了下來。哲學家問他的學生們“這片曠野上長滿了雜草,現在我想知道,你們能用什麼方法除掉這些雜草。”學生們各抒己見,有的說用火燒;有的說用鏟挖;有的說用手拔;有的說…… 哲學家站起來說:“等你們回去,按照你們各自想的方法除去一片雜草,沒除掉的,一年之後我們到此再來相聚。” 一年之後,這些學生髮現他們自己想出的方法都無法除掉雜草。於是就相約來到那片草地,想要問問哲學家有什麼好的方法。卻發現他們曾經坐過的那片草地,已成為了一片長滿穀子的莊稼地。他們等了很久,可是哲學家卻始終沒有來。 原來哲學家已經去世了,他的學生們在整理哲學家的遺物時,發現了哲學家留給他們的一封信,上面寫到:“要想剷除曠野的雜草,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在它的上面種上莊稼。同樣,要想讓靈魂無憂無慮,唯一的方法就是用美德去佔據它。”他的學生們閱讀了這封信之後,頓時恍然大悟。 其實,我們人的頭腦原本就好像一片肥沃的處女地,撒上什麼樣的種子就會生長出什麼樣的作物。如果我們通過各種信息渠道得到的都是暴力、色情、拜金主義以及利益爭斗等不良信息,這片沃土不自覺的就會雜草重生。而除去雜草最好方法就是在頭腦中大量播種真誠、善良、寬容的種子,這片土地才會欣欣向榮,生生不息。採取其它任何強制的方法都是行不通的。 少年朋友,由此看來,要想剷除自己頭腦中不好的思想與惡念,唯一的方法就是用符合“真、善、忍”的善念與美德去充實自己的心靈,讓自己一思一念中都充滿善良和祥和。而善良本來就是上天賦予人的本性,也是我們生命中最美好的東西。所以古人說:“人之初,性本善”。而且我們人的行為都是由大腦來支配的,心存善念的人言談舉止都會帶著善的信息,相反心存惡念的人就會帶有不好的信息。因為,世間萬物都有生命也都有感知。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聽一個關於善念與惡念的實驗故事吧: 奇特的櫻花實驗 一個春天的早上,小慧從同一棵櫻花樹上摘下了兩枝花,花枝上的花和所帶的葉子,幾乎是一樣的。然後她拿了兩個一樣的玻璃瓶子,在兩個玻璃瓶子裡裝了一樣多的水,把兩枝花分別插在了瓶子中,同時放在了窗台上。然後,她給兩個瓶子貼上了不同的英文標籤,A瓶上寫著:“美麗、善良、真誠與可愛”,B瓶上寫著:“醜陋、暴力、邪惡與撒謊”。十天后,小慧驚奇的發現兩枝花發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A瓶裡的花,開得格外茂盛,不但花枝挺立,小綠葉也長大了不少,而B瓶裡的花不但沒有一點精神,還耷拉著,花枝上的小綠葉也沒了。又過了一個星期,B瓶裡的花完全死了,連花瓣都枯萎了,而A瓶裡的花依然綻放著,還有不少小綠葉。 這個實驗很簡單,卻展現給了我們一個很深的道理:人的善惡之念不但可以通過文字或語言進行傳遞,而且還可以極大地影響生物的生長。由此可見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比如我們衣服上印的字,賀卡的文字,我們平時說出的話語,我們看的小說、電視,放的音樂唱的歌等如果都是純正美好的,帶著真誠與善念的,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充滿溫馨與祥和。我們或許也真的能夠心想事成,夢想成真呢。因為“一念善吉神隨之,一念惡災星降之”。不信我們接著聽下面的故事: 一無所失,一無所獲 【選自明慧網】宋朝時,李士衡在翰林院任職,一次奉命出使高麗,武將余英擔任其副手。圓滿完成使命後,對於高麗作為禮品贈送的財物,李士衡都沒有關注和在意,一切全部委託余英去處理。 在回國的船上,余英看到船底有滲漏的地方,擔心會打濕自己得到的禮品,就把李士衡得到的絲綢細絹等物墊放在船底,然後再放上自己的東西以免弄潮濕。 哪知船行到大海之中時,忽然遇到了風暴,狂風掀起的巨浪,幾乎要把船隻吞沒,船上的貨物又重又多,情況十分危急,船長急忙請求余英將裝載的東西全部扔掉,以減輕船的重量,否則將船翻人亡。余英此時也非常慌張,就急忙把船上的東西拋入大海。大約東西丟了一半的時候,風浪慢慢平息了,航船慢慢穩定了,他們也終於脫險了。 余英在貨倉檢查物品時,才發現拋入海中的東西全是他自己的,李士衡的東西由於堆在船底,所以完好無缺的都在,只是受了點潮罷了。 對於饋贈的財物,李士衡因為“不關注”,結果一無所失,而余英是非常“關注”,結果一無所獲。 少年朋友你知道嗎?其實這樣的結局絕不是出於偶然的。李士衡的得,是源於他平時淡泊名利的高尚人品;余英的失,則因為他貪愛財物、自私自利做人不厚道。兩個人思想境界不同,發出的那一念也不同,因而得到的結果也就截然不同。因為獎善罰惡、善惡有報的天理在衡量著一切。 由此,我們也知道了人發出的那一念的善與惡,可以決定我們人所作所為的結果。但是一個人遇事發出的是善念還是惡念取決於人的道德良知,取決於我們對善惡評判標準的對錯。而這些又取決於我們從小到大接受教育的好壞。就像照鏡子一樣,照進去的影像是美是醜一目了然。 然而在中共邪黨體制下,我們現在所受的一切教育,都只不過是在灌輸黨文化而已。最近教育部公佈將在10省市區中小學試點開設京劇課,但所規定的曲目中有13個選自“革命樣板戲”。象“血債要用血來償”,“一切反動派統統埋葬”, 等等……這些教育部規定的樣板戲曲目中的唱詞,都充滿暴力和血腥。其實就是打著讓學生了解繼承傳統藝術的幌子,播種恨,讓仇恨的種子在孩子們的心中生根發芽。傳統戲曲是對忠孝節義等美德進行形象化解說,講究的是舞蹈化身段、扮相、服裝等優美的形式。而“樣板戲”的主角都是“高大全”形象,故事是你死我活的暴力革命與階級鬥爭,唱腔上為了全力表現主角的鬥志昂揚、苦大仇深,創造出一種聲嘶力竭的“樣板腔” 。其實“樣板戲”本身就是文革期間把傳統文化徹底破壞殆儘後,用來篡奪正統藝術地位的替代品,這樣的東西無論內容和形式都與傳統文化背道而馳,是在用盜取傳統文化的形式來破壞傳統文化的內涵。當年就是這些東西把許多天真爛漫的少年兒童“改造”成了“打、砸、搶”的“勇士”,不認父母、批鬥老師、甚至去殺人放火的“紅衛兵小將”。難怪有的家長說:“一聽到樣板戲,就彷佛回到那個血腥的時代,大字報、批鬥,讓人不寒而栗。事實上現在校園的暴力和流血事件已經成為社會問題,它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國社會長期被一種倡導仇恨、暴力的文化滲透所造成的。少年朋友,你現在知道了真相是不是覺得很可怕? 所以呀,少年朋友你生在當下中國這個邪靈當道,文明倒退,道德崩潰的時代,選擇什麼?追求什麼?要學什麼?要做什麼?一定要靜下心來想清楚。通過上面的故事,你已經知道了善念的重要,也知道了人發出的善惡之念的不同,會給人帶來不同的生活。因此怎樣讓自己充滿善念,讓心靈的雜草無處生根,是不是就顯得尤為重要。 中國大陸近年來很多人都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當作護身的法寶。因為人們通過大法弟子們的言行舉止,都知道了法輪大法是佛家的高德大法,知道了法輪大法可以提高人們的道德品質,讓人們身心健康。人們在誠心敬念這“九字吉言”的過程中,也展現了不少奇蹟:如車禍脫險、頑症消失、考試超常發揮等等等等,這樣的例子很多。其實歸根結底就是宇宙中最好最正的這三個字“真”、“善”、“忍”,所體現出的無比力量。同時,人們也通過《九評共產黨》一書更多的了解了中共邪惡的本質,對“三退保平安”也有了更深的認識。只要發表了三退聲明(也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表示撕去了那個醜陋邪惡無比的標籤,除掉了心靈的雜草,替自己取下了掛在脖子上的枷鎖一樣,所以許多人都說一退出了中共組織就覺得全身輕鬆。 少年朋友,怎樣除去心靈的雜草,讓自己充滿善念和正的能量,你知道了嗎?好了,節目的最後請欣賞歌曲《春光離我有多遠》 女聲獨唱:春光離我有多遠 作詞:萬古緣 作曲:安吉 編曲/演奏:陳東 演唱:如水 春光啊,離我有多遠? 就在寒暖之間。 驚了蟄蟲, 綠了岸邊, 笑了梅花仙子上天山。 春光啊,離我有多遠? 就在明暗之間。 紅了扶桑, 亮了心田, 笑了雪蓮仙子下人間。 春光啊,離我有多遠? 就在善惡之間。 還了心願, 結了佛緣, 笑了飛天仙子劃月船 少年朋友,今天的《慧聲廣播時空》節目就到這裡,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https://edit.zhengjian.org/node/267280
Show All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