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Video Player is loading.
Current Time 0:00
Duration 0:00
Loaded: 0%
Stream Type LIVE
Remaining Time 0:00
 
1x
1,158 views • June 11, 2022
video privacyUnlisted

穿越迫害的藝術家--黃子恆

享譽全球的神韻藝術團,2022年的巡迴演出即將結束。近日,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演員 黃子恆,接受了本臺專訪。是怎樣的經歷,讓他最終成為一名出色的舞蹈演員呢,一起來聽他的故事。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黃子恆:「剛來美國的時候,第一年我看了神韻的演出,在舊金山,當時看到大幕拉開的時候,我就覺得我想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黃子恆:「其實在神韻,對我來講,是一種責任吧。在美國能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對我來講是一種榮耀也好,一種讓我很殊勝的感覺。」 記者 Jackie Rios:「你表演的節目有哪些? 扮演什麼角色?」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黃子恆:「警察局局長,我生在大陸的環境下,我也見到很多當時的警察。從小經歷這些,就是比較所謂的有經驗吧。」 記者 Jackie Rios:「能不能談談你在中國的生活經歷?」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黃子恆:「我父母他們是1995年5月開始修煉。修煉後我父親戒掉了菸酒,脾氣變好了,家庭也比較和睦。到1999年迫害之後,10月份,我父親第一次被非法勞教三年,當時他的裝修公司被迫解散。那時我才一歲。2004年4月份,我父親在送我去幼兒園之後,又被四個警察所非法抓捕,然後又判了三年的勞教。他們還想要繼續迫害我的母親,我母親得知消息後,被迫離家出走。當時因為我同時失去父母的照顧,心情變得比較低落,從那以後,我大伯開始把我帶到他家開始收養。他們在2005年1月17日把我母親抓到洗腦班,然後我媽開始7個月的絕食抗議,只進流食,直到身體已經完全支撐不住了,已經皮包骨頭的時候被送回家。同年8月份,我父親也被送回家。2013年,我和我母親輾轉離開中國,來到美國,開始過上正常的生活。但是因為我父親常年在那種高壓的環境下,他是在2017年的9月4日病逝。」 記者 Jackie Rios:「你覺得在美國和在中國,有什麼不同,比較一下?」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黃子恆:「在美國比較自由,你可以自由地去外面煉功、修煉法輪大法,沒有警察會去抓捕你或者騷擾你。但是在中國你就沒有這個環境。於我來講,就是每天有時候晚上8點、9點看到父母還沒回來,我就會比較擔心,擔心他們是不是又被抓捕了。」 記者 Jackie Rios:「加入神韻之後,你開始了中國古典舞的訓練。你有懷疑過自己的能力嗎?」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黃子恆:「一開始的時候對我比較艱難,軟度對我來講就是一個比較大的考驗吧。就是要拉腿,一直要承受極度的疼痛,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這樣下去。在神韻,每個人都非常的努力,每天早上起的很早,睡的也都非常的晚,每個人都很刻苦,在研究舞蹈、舞蹈修養。我們都會互相幫忙,當看到別人有困難或者在技巧或在各方面有難處時,人們都會去幫你。在神韻每個人都是為他的。其實現在神韻對我來講,已經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每天就是節目、舞蹈排練、上課。」 記者 Jackie Rios:「如果你可以回到中國,神韻也能到中國演出,你的感受會如何?」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黃子恆:「我會覺得我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一半。在中國這個地方終於可以看到中國的傳統文化。」
Show All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