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Video Player is loading.
Current Time 0:00
Duration 0:00
Loaded: 0%
Stream Type LIVE
Remaining Time 0:00
 
1x
26 views • January 25, 2022

正見網 輪迴紀實 緣聚今朝(二)

正見網zhen gjian
正見首頁/ 生命探索/ 元神不滅 輪迴紀實(音頻):緣聚今朝(二) 作者:小蓮 播音:新宇音 我一個人只好在外邊流浪,不巧,一次右腳被劃壞,雖然劃的不是很深,但那塊黑痣卻掉了。過了大約半年,聽路人偶爾說起母親得了重病,於是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在一個月朗星稀的晚上,我回到了家裡。透過窗紙看到母親的身影變的是那麼的瘦弱,躺在病床上,面色慘白。父親好像是到外屋去了。屋裡只有四姐在照顧母親。我推門進屋,哭著說:「娘我回來了!」只聽母親用很微弱的聲音說,「是雲飛回來了嗎?」「兒呀,你可讓為娘想的好苦哇!」我正要跑過去見娘。正在這時父親回來了,一看氣的說話都結巴了:「你這壞小子,你還敢回來?!」隨手拿起凳子向我劈頭蓋臉的砸來!我急忙躲閃,一邊說:「我不是那個壞小子,我是雲飛呀!您的小兒子,不信你看,」我將右腳伸出,(當時在情急之中忘了右腳上的黑痣已經沒有了。)老人一看沒有黑痣,這下更生氣了!斷定我就是那個壞小子。失去理智的父親馬上到廚房取把刀來要把我殺了。四姐趕緊說:「你快走吧!快走吧!」「你忘了我給你的那塊小鏡了?我真的是小弟雲飛呀!」「你快走,你快走!等父親恢復理智我再慢慢解釋。以後我會去找你。」 我一看時間,也無法澄清事實,於是對母親說:「娘,您要好好保重,孩兒走了!」不等老人家說什麼,我就一轉身飛身上房飛奔而去。 我一口氣跑了不知道有多遠的路,直到前面遇到一條河擋住去路才停下腳步。雖然我修行了那麼多年,心性有一定的基礎,可是這次的考驗還是令我痛徹心肺!天不知何時陰了下來,不一會就起風了,隨後下起小雨來了。望著陰陰的天,我心已經涼透。似乎明白了師父所講的,紅塵中一切都不可看重的道理。唉!長嘆一聲,找個地方落腳歇息吧。於是四處找沒有熄燈的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好像男主人剛剛回來,正在屋裡吃飯,女主人正在哄著孩子:「思思早點睡,明日還得到老爺家幫忙呢!」我於是伸手輕輕敲門:「大哥開一下門,我是過路之人,想在您這裡小住一宿,好嗎?」我問。男主人挑著燈籠出來了,仔細看看我,我身上已經淋透了。這時,雨下的越來越大了。我趕忙接著說:「大哥,我是個過路之人,路過此地,不巧遇到大雨想在您這兒小住一宿不知方便與否?!」男主人二話不說將我讓到屋內,女主人也非常熱情的讓我吃。由於我是個不速之客,飯菜準備的不夠,家裡也沒有什麼多餘的了,男主人真誠的說:「兄弟今日既然到咱家來了,那就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吧!這些飯菜你都吃了吧!(現在我想起這句話還是很感動。)看你的眉宇間有一股正氣,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當時非常的感動,就將自己從小到大的事情大概的向他們敘述了一遍。他們聽後更加敬佩我了。 第二天早上,我想離開此地,男主人說什麼也不讓我走,無奈只好在這裡又小住十幾日。後來我對男主人說,我不能再住了,否則如果有人追殺於我,唯恐連累你們。我們就在很難過的氣氛中分別了。 茫茫天下,我到哪去呢?我信步在一個官道上獨自走著,邊走邊默背師父教我的如何重德的話語。猛然間前面有兩個大漢,一看就不是善類。一個大漢好像內急去解手,另一個坐在路邊休息。他們一看我好像遇到獵物一般。只聽第一個大漢高喊道:「喂!毛小子,沒看大爺褲子開著嗎?快幫我系上!」那個高聲吼道:「沒見大爺鞋子掉了,快幫俺穿上!」我一聽氣樂了,心想這二位看來是喝多了,再不就是遇到煩心事了。也罷,幫他們一把就是了。於是耐心的幫他們將衣冠整理好。然後發自內心的說:「您看這回滿意了吧!二位大——爺!」我故意的拉長聲,以緩解他們的狂燥情緒。 他們看看我,相互的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看來他不象是那個無惡不做的壞小子。我們回去回復老爺子。走!」然後他們二位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心裡似乎有些明白了。如果我動粗的,那肯定會惹來一些麻煩。於是下決心在任何時候都要與人為善! 這樣過去了幾年,雖然經歷了一些事情,但是由於自己都能與人為善,很多事情也就化險為夷。 一晃我已經三十五歲了,這年過年的時候,我流落到一個十分偏僻的城市裡,一天我正在街上行走,忽然傳來喊救命的聲音。心想,人命關天,我豈能有不管之理?!於是走上前去觀瞧:只見一個惡少正抓住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兒的手往屋裡拽,這個女孩兒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左右。我亮出拳頭將那個惡少打跑。好心的幫她整理好衣服。可是這時候女孩的大姐正巧路過這裡看到了這一幕,氣的杏眼圓睜,沒頭沒腦的向我打來。(她會一些功夫。)我由於毫無準備,頓時臉上身上被打的血跡斑斑。這時她妹妹連連說:「姐,他是救我的,不是壞我的。姐,別打了,別打了。」 也許她打的有些累了,於是放下拳頭。遲疑的問:「真的!?」我憨憨的笑笑什麼也沒有說,就離開了。走著走著,忽然覺得有些飢餓,索性到路邊的小攤要了幾個包子坐下來吃,本想吃完給錢,可是當伸手一摸兜是漏的,也許被剛才那個女人廝打的時候把兜子弄破的。我的臉從頭上可以說紅到腳後跟,特別的不好意思。好在師父送給我的小口袋還在,可是又一想,這麼做算不算正用哪?旁邊的一位食客好像看出我的窘態,於是大方的說:「兄弟,那幾個包子算我請客。」不等我說什麼,只聽他說:「來老闆收錢!」 我滿懷感激的說:「請問兄台尊姓大名?」「雲力。」「雲力……那你哥哥是不是叫雲龍?」「對,但你怎麼知道?」「我就是雲飛呀,就是您父親的大哥家的老六!」「是嗎?!簡直真的不敢相信!真是有緣相聚呀!」「可不。」我們的眼淚就如決堤的洪水一樣匯合到一處!哭罷多時,我慢慢將這麼多年的痛苦經歷詳細的說給他聽。二哥說:「你四姐雲梅沒有看過你嗎?」「拿著那個小鏡子看過我幾次,一次她告訴我,我母親已經故去了,父親更加恨那個壞小子,一再發誓要想盡辦法將他殺死,為民除害。」「咳,伯父他老人家也是嫉惡如仇的!你也是遇到這種怪事?」「可不,對了,大哥雲龍近況怎樣?」「你大哥原來是做大買賣的,賺了很多的錢,後來娶了一位十分賢慧的嫂子,再後來有了一個女兒欣欣,現在欣欣十二歲了。但是你大哥去年不巧被人陷害,現在正在坐牢。你嫂子自己也夠難的,不過欣欣很懂事。要不我帶你看看她們去?」「好吧!」我一想自己也無處可去也就答應了。 到了堂嫂那裡自然是象自己家一樣。可是我住了幾日,就覺得好像有件事情需要做。於是就向嫂子辭行。 (待續) 045-20211210 http://big5.zhengjian.org/node/272204
Show All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