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använder cookies för att förstå hur du använder vår webbplats och för att förbättra din upplevelse. Detta inkluderar att anpassa innehåll och reklam. Genom att fortsätta använda vår webbplats accepterar du vår användning av Cookies,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Video Player is loading.
Current Time 0:00
Duration 0:00
Loaded: 0%
Stream Type LIVE
Remaining Time 0:00
 
1x
42 views • January 25, 2022

正見網 輪迴紀實 落入凡間紅塵埋(一)

正見網zhen gjian
正見首頁/ 生命探索/ 元神不滅 輪迴紀實(音頻):落入凡間紅塵埋(一) 作者:小蓮播音:新宇音 【正見網2021年12月23日】 落入凡間紅塵埋 一個生命在這個充滿著各種不好的物質與觀念的空間中不斷的輪迴轉生,那自然就會被這個空間的種種因素干擾和污染,致使生命的本性漸漸變的迷失,使人越來越自私和變異,甚至在不自覺中毀滅著自己,而自己卻不知道!本期節目主要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來拋磚引玉似的說明一下我們從前所經歷的一切。 其實世間上的任何事情的出現都不是偶然存在的,一切都是為了大法在今天的洪傳而奠定基礎。我們在歷史上所經歷的一切也都是一方面奠定人類的文化;另一方面就是奠定這種思維方式,使之能在現在得到大法,能理解法。 輾轉輪迴歷萬苦 當初無論我們在天上有什麼能力和智慧,當下到人類這個空間中,就意味著失去一切,而且一切必須像人一樣“迷”在這裡。什麼事情都得動手動腳費了很多力才能做成。而且在人間除了有人世間的各種煩惱之外,還有生老病死,更有輪迴的無常!有些修煉人將輪迴稱做“冰冷”的輪迴。其實輪迴本身並不殘酷,它是人類這個空間的一個理,也是維護人類和三界存在的一種辦法和因素。要說“冰冷”那是生命所存在的質量和方式是不以生命意志為轉移的,但其實生命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那就是無論外部環境怎樣,自己就是守住自己的道德心性,守住自己的良知,但如果自己的所謂道德變的很不好,那再用這個尺碼來衡量,那就不行了。因為衡量標準是不以人類的意志為轉移的。 我們都知道在海裡,一條小魚能長大,得經受多少次的風暴和海浪的襲擊,得逃脫多少次天敵的追捕,是十分的不容易的。那麼如果這個生命從這個文明開始的時候就為了完成他的使命而轉生成人,生生世世的就在我們這個星球上轉生,那這幾千年來可以說是吃盡無數的苦,而且沒有因為在過去的某一世中由於做的不好的事情過多而被徹底銷毀,那可以說是很幸運的了。我想當一個人知道了自己曾經在這次人類的文明中輪轉了這麼多年的時候,肯定會很感慨,像我一樣會有些“感嘆人世茫茫”的滋味。 讓我們看一看我們在這人中都經歷了什麼。 還是拿我來舉例,在這裡講幾個可以說明我們是如何之苦的輪迴故事: 一、外部生存環境之苦 當初,我剛來到人間的時候,地上人處於蒙昧時期,人幾乎什麼都不明白,剛剛能自己建造茅草屋的狀態。我當時轉生在一個部落首領的弟弟家,是一個女孩。當時我人世的第一個母親就是難產,生下我就因失血過多故去了。可以想像,我的生存都成了問題。 當時牛羊還根本沒有家養的,一次父親他們打獵時遇到一隻野羊,後來把它抓住,發現是隻母的,就帶了回來,每天餵牠點青草之類的東西然後擠奶給我吃。 當時人們還不懂得使用文字,語言也十分的有限和簡單。也就是說出來的話沒有那麼多意思,很簡單很明了。當時人類還是非常非常原始的(那時是在三皇五帝之前),經常過著“風餐露宿”“朝不保夕”的日子。很多時候都是餓著肚子。當時住的也就是用草和樹枝簡單的搭一下,有時一陣風就將其刮走了,下雨的時候,小窩棚式的房子根本不能遮住雨水,還有就是經常遇到野獸和其他部落的人侵襲;再有就是經常有一些各種流行疾病的發生。這樣很多種因素加起來經常發生各種事情致使部落的人數有時減少很快。由於人處於蒙昧時期,當時的人也很野蠻,同一部落的人有時為了生存也互相的殘殺。記的我六歲的那年,由於別的部落的人挑唆,本部落的一些人以“吃不飽”為理由,讓我大伯交出部落首領的位子,大伯說:“我本人好說,關鍵是我們部落的其他人同不同意。”那些人一看就用石塊做成的石刀將大伯殺了,父親正好打獵去了。當時大娘已經身懷三個月的身孕,看情況不好抱起我就跑了。那些人互相之間為了爭奪部落首領的位子忙的不可開交,也就沒顧的上我們。 當大娘跑到一個山谷裡的時候,正遇到父親領著兩個人拿著那天打獵的“戰利品”往回走。大娘就將事情的原委對父親說了一遍。父親聽完後,氣壞了,想找那些人拼命,被大娘攔住了。後來這裡鬧流行病,那些壞人幾乎都在瘟疫中喪生了。對我像親生母親一樣的大娘也不幸去世了,留下一個只有三個月的弟弟。 隨著歲月的慢慢流逝,我也漸漸的長大了。一次父親帶著那兩個人去打獵,當追一群野羊的時候,在一個山澗的小路上正趕上山洪爆發,一下子父親與那兩個人就被從山上下來的巨浪捲走,瞬間就不見踪影了。 只剩下我和弟弟。我抱著弟弟大哭,因為害怕而哭;因為沒有吃的而哭;因為沒有人疼愛和關心而哭;更是因為初來到人間各方面的不適應而哭! 正當我們姐弟倆哭聲震天的時候,不知從什麼地方走來一位手拿拂塵的白衣白鬍子老人(當時,我們的思想中根本還沒有佛和道這個概念),此人走到我們跟前說:“孩子們別怕,來到世間本身就是受苦來了,而你們是為了完成一件事情而來的,現在人間由於這茬人類剛剛重新發展,所以會有很多的難處,以後上天會派各種神下來教給人類如何生存的。你們一定要記住:你們不是來當人的,你們有你們的責任和使命!”(當時的原話不是這樣的,現在只能用讓人們能聽懂的語言來說。原話是:人從新成,初蒙昧,神後降世教化,使之避淋漓適果腹,化德行述文字;唯爾等原乃非人,下人中乃負天責之命,勿忘勿忘!)說完老者就消失了。在他消失之後,過了幾天又出現一個白衣女子非常漂亮(菩薩),她手裡提著個花籃,笑容滿面的說:“孩子們我給你們送吃的來了。”說著從花籃裡飛出一種象現在的麵餅之類的東西。我倆接過來拿在手裡吃起來,非常的好吃,不但好吃而且吃完身體非常的舒暢。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們再沒有得過任何的病痛。但是弟弟的腿在一次打獵的過程中摔傷,雖然後來傷口癒合了,可是還是落下了殘疾,以後根本不能再打獵了。 有時我們就摘樹上的野果子充飢,夏天好說,冬日就很難熬。當我們實在找不到食物吃的時候,總會有老爺爺、 老奶奶或小孩給我們食物吃,就這樣我們漸漸的適應了人間的環境。不管怎樣,這一世的日子過的是非常的艱難。我們此生的結束也很特別:那是我三十五歲那年,我和弟弟在一個山洞中避雨,不知怎的山洞的口開始合攏,我倆非常著急,想起了那位給我們指點迷津的老爺爺,於是我們哭著喊:“白鬍子老爺爺你在哪裡?”這時只見那位老人站在山洞的上邊笑瞇瞇的望著我們。我們哭的更加傷心了:“老爺爺快救命呀!”只聽老者道:“此生你們的生命就到此為止,這種方式是要你們記住,天地萬物都是靈體,都是有生命的,人決不能冒犯它們,你們這種方式的離開就是給後來人留下對天地的敬畏!孩子們,以後你們還將在人世中輪迴轉生,也會給人類留下更多的文化,但你們一定要記住:你們有你們的責任和使命,決不僅僅是為了人和人類的什麼文化的……”說著我們的元神就脫離開這個身體,而到別的地方轉生去了。進入下一個因果輪迴的過程中了…… (待續) 048-2021123 https://www.zhengjian.org/node/272530
Show All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