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use cookies to understand how you use our site an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This includes personalizing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accept our use of Cookies,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
Video Player is loading.
Current Time 0:00
Duration 0:00
Loaded: 0%
Stream Type LIVE
Remaining Time 0:00
 
1x
23 views • January 25, 2022

正見網 輪迴紀實 月上柳梢同心緣

正見網zhen gjian
正見首頁/ 生命探索/ 元神不滅 輪迴紀實(音頻):月上柳梢同心緣 作者:小蓮 播音:新宇音 在一次打坐中,我看到一段很感人的經歷在此講出來,與全體大法弟子特別是做項目的同修共勉,讓我們共同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萬古奇緣! 話說,元朝時期,杭州西子湖畔。 我原來是一個富家小姐,年齡十六歲。因為當官的父親捲入一場官場的內鬥,被關入大牢,後來被殺害。因為我當時正跟隨一位叫做「梅卿」的女師父在普陀山學武。後來師父算出我家裡有難,讓我回家把母親和妹妹一起接到普陀山。 我帶著師父給我的一把藍色寶劍下山,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西子湖畔。因父親被關入大牢,父親的政敵想把母親和妹妹等所有的家人活活餓死,在我家的府宅前派了很多官兵把守,母親和妹妹被禁止外出。當時我三歲開始跟「梅卿」師父學武,武功雖然很高強,可是白天畢竟不是很方便。我只好選在晚上子時,進得宅內,把年幼的妹妹(三歲)用兜兜掛在前邊,把母親背在身後,趁著夜色,逃出杭州城。 跑出很遠很遠的時候,天也亮了。我才把母親放下來,母親已經由於驚嚇過度暈過去了。三歲的小妹好像有點餓了,一邊哭一邊說,要吃東西。因為我當時是一個十分粗心的女孩,臨下山的時候,「梅卿」師父給我帶在身上的一些銀兩不知被我弄到哪裡去了。此時自己也感覺有些餓了。我倒好說,可是聽著小妹哭著要吃的時候,我心裡別提多不好受了! 此時,突然前面好像有腳步聲,只聽一個人大喊:「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我一聽暗笑,這下好了,有人就好。我不怕打架,雖然我的武功不是最好,可是一般的毛賊我還是可以應付。我笑著走上前去,抱腕拱手:「不知兄台在此有失遠迎還望海涵。今朝因父親被害,我帶著母親和年幼的妹妹藉此路上普陀山見師父,望兄台能高抬貴手,讓我在此路過。多謝。」只見那位生的像黑鐵塔一般的人朗聲道:「難道令尊可是為官清正、愛民如子的張大人?」我說正是。那位大漢一聽雙膝跪在地上。說:「在下青龍,是五年前,因父母雙亡,無錢給父母下葬,而跪在街面求人幫助的那個。當時正巧,你父親經過那裡,給了我一百兩紋銀,讓我把父母埋葬。餘下的錢讓我自食其力。後來我看到惡官當道,用這些餘下的銀子招募了一些兄弟,專門干劫富濟貧的事情。既然你帶著你的母親和妹妹路過這裡,那就讓俺青龍報一次恩吧!兄弟們,這就是我經常跟你們提到的清官老爺的女兒和家屬,讓她們上車,到我們的寨子裡做客吧!」這時來了十幾個人,不容分說,將我們三口人「強行」塞入車裡,進到一座山寨之中。 我們一路無話。我抱著三歲的妹妹吃過晚飯,一起在月上柳梢的時刻,看著周圍的美景,與母親一起在星河燦爛的時候,訴說著十幾年的往事……。 因為我此生的性格有些像男孩子一般,有那種豪氣,所以與青龍寨主脾氣很投緣,於是就把他真的當成了江湖中的大哥一般。第二天,我們一起在大帳之外燃起縷縷炊煙,母親親自做菜,讓這些兄弟們好好的大吃一頓。 在這裡小住幾日,我就與青龍告辭,說要到普陀山見梅卿師父。也許青龍為人太仗義,總想報答父親的恩情,所以他說:「我也想和你一起上普陀山見你師父。」「我師父是個女的,她是不會收男弟子的。」不過……後來我轉念一想,師父曾經說過,她有一個叫今明的師哥,武功也十分的厲害。只不過他愛遊玩,不知此時又到哪裡「飄」去了。只好說:「如果你真的與今明師叔有緣,那就會遇到。」 雲,在天上慢慢的飛著。也許心弦已動,青龍很是堅定的說:「無論今生我能否見到你的師叔,我都要好好對待你的母親和你還有小妹!」 我看他真是一條知恩圖報的漢子,就答應他,帶他上普陀山。 這下可好,青龍帶著十幾個兄弟一起和我們上山。當見到梅卿師父的時候,梅卿師父笑著說:「這可真是:天賜緣兒展清音,碧海晴天現雅韻,諸葛神算靈抒聞,放眼神州鑄同心,」說著師父把翠兒師姐叫出來安排我們一行人的住處。 真是無巧不成書。過了大約十來天的時間,今明師叔過來看我師父,我把青龍的意思跟師叔說了,師叔就收下青龍當徒弟。 後來,師叔對師父和我們說:「其實,你家這次難是一個劫數,在安排中不可避免。因為一個好人很多時候,就會遭人誣陷和迫害,為的就是讓人們看清人間的冷酷和無常;同時讓好人真正的把罪業消掉。因為人是有輪迴這種現象的,讓人們在以後享福!既然你們修煉的機緣到了,今後我和你師父教給你們真正的修煉方法。這是我們的師父當初告訴我,當你的師妹教的徒弟下山回家帶回一幫人回山的時候,你們就要把我傳給你們的最絕妙的東西傳給他們!今朝你們的機緣到了,真的是天賜奇緣!從此你們就應該在修行的路上邁開靈動的步伐,前行了。在這裡你們對於過去和塵世的事情,一定要有悠然望南山的心境,最終你們的目地就是雲霄一羽,成為『羽人』,也就是神仙。如果你們鬱悶了的時候,可以看看高山上的藍色和大海中的青鳥。領略那份高遠與自在,你們會覺得人活著肯定還會有另外一種活法!」 因為男女畢竟有別,師叔帶著青龍他們男的在另外一座山上修行;梅卿師父帶著我們幾位女弟子在這座山上修行。每半年在山下以一座小橋中間為界,坐在橋上,交流修行的心得。 這樣時間過得很快,十幾年過去了。有一天梅卿師父把我和翠兒師姐叫到跟前,說:「你們的太師父要來看望你們。到時候一定要給太師父展現你們修煉的成果。」我們心裡都很高興,因為見太師父一直是我們由衷的願望。等到太師父來的時候,我們都用最好的心態來迎接太師父。此時我的小妹也長得很高了,因為她在這裡年齡最小,給太師父獻花的「職責」就落在了她身上。她那天一大早,就用修煉出來的功能,到附近人跡罕至的地方采來很多平時都說不出來名字的花。當太師父來到這裡的時候,她雙手把這束花捧給太師父。 太師父微笑著打量著這兩代弟子,說:「其實這一生的一切是為了在末劫時,當我在人間洪傳宇宙大法的時候做鋪墊。你們到時候還會遇到,雖然不一定你們能互相見面,但是你們會在一起為了一件事情而一起努力。到時候,希望你們之間能配合好。那時你們所成就的不僅是『羽人』的問題,而是有著更高的果位等著你們。就看你們到時候用心大小和念頭如何了。」妹妹著急的說:「可否請太師父再明示一下?」「神州放眼」太師父留下這幾個讓我們琢磨不透的字,就離開了…… 那生,我們男女修煉者在最後一次,在月上柳梢之時共同切磋的時候,一起飄上九天,真正的做了一次雲霄中的「一羽」,自由自在! 今朝,當我參與的這個項目的負責人跟我聊起修煉人之間的緣分問題時,我就在想:其實與任何人相遇和在一起做事情,都不會是簡單和偶然的。都是從前有著一份約定在裡面,所以我想我們都應該好好的珍惜才是!此時我才明白當初太師父說的:「神州放眼」的意思……看來一切真的是冥冥中的安排! 這正是: 今生相勉由前緣 真心相惜同修緣 齊心協力救眾生 圓滿歸家兌誓言! 041-20211123 http://big5.zhengjian.org/node/271788
Show All
Comment 0